马斯克“天价薪酬”再次引发热议。特斯拉法律团队在法庭上表示,要求公司支付超过70亿美元的律师费“极其离谱”。这一金额可能是美国诉讼史上最高的费用。
马斯克的560亿美元薪酬方案最初是在2018年提出的,旨在激励马斯克在未来十年内推动公司达到一系列雄心勃勃的市值和经营目标。然而,这一方案公布后就引发了一系列争议,许多股东对是否过度奖励及其对公司长期财务健康的可能影响提出了质疑。
今年1月30日,特拉华州衡平法院法官凯瑟琳・麦考密克作出裁决,宣布马斯克560亿美元薪酬方案无效。该法院称这家电动汽车制造商董事会给予的补偿是“难以估量的金额”,法官认为,这份巨额薪酬似乎是由受惠于马斯克的董事谈判达成的,对股东不公平。
然而,理查德・托内塔的律师提交的法庭文件显示,按特斯拉本周一(7月8日)收盘价计算,这笔律师费用约为73亿美元。理查德・托内塔的律师格雷格・瓦拉洛表示,这是美国法院除惩罚性赔偿金以外判决的最大金额,他们应该获得相当于判决金额11%的律师费。
特斯拉的律师约翰・里德表示:“这看起来像是现实生活中的律师笑话。”同时他反驳称:“1月份的裁决让特斯拉股价下跌,因为这给马斯克在公司的未来带来了不确定性,从而破坏了特斯拉的价值。”他要求凯瑟琳・麦考密克将律师费用定为1360万美元。
此次双方的辩论持续了6个多小时,法官凯瑟琳・麦考密克听取了双方专家的证词,但她不会立即作出裁决。因为凯瑟琳・麦考密克必须解决一个更大的问题――既然特斯拉股东已经以压倒性投票批准了马斯克的薪酬方案,那么是否要恢复该方案。